111 【123bc.cc】

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绣眉毁容害人自杀

2002工商学院老六 2017-07-17 22:48

摘要:最近来到长沙一整形医院做绣眉手术,没想到这一修差点让她丧了命。今天上午8点多,在与整形医院理论不成之后,她一气之下将整盒安眠药吞服试图自杀,随后被立即送医抢救。目前,该女子已经醒过来。

在派出所调解室,杨美(化名)虚弱地伸出右手。

一气之下,杨美将一盒48颗安眠药全部吃下。

31岁爱美女子,感觉眉毛太淡又没有轮廓,最近来到长沙一整形医院做绣眉手术,没想到这一修差点让她丧了命。今天上午8点多,在与整形医院理论不成之后,她一气之下将整盒安眠药吞服试图自杀,随后被立即送医抢救。目前,该女子已经醒过来。

再次修眉不满意,吞48颗安眠药企图自杀

成语里眉清目秀是对一个人长相美丽的形容,来自永州祁阳的杨美却眉毛有些稀疏。去年,爱美的她专门从老家赶到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做了绣眉手术。

手术做完以后,杨美感到十分地满意.为了表示感谢,杨美还专程从老家带来十几斤剥好的新鲜莲子送给美容师。

“第二次补颜色的美容师却换掉了。”杨美称,7月13日,自己从永州来到长沙,再次给眉毛补上颜色,但是前来修眉的却更换成另外一个美容师。修眉之前感到一阵怀疑,修眉的过程果然和之前的美容师不一样。“咚咚咚几次,连续地在眉毛上扎针似的。”杨美称,等补完颜色,发现眉心的颜色不对称,与脸的和谐度也不搭调,“每天早上都不好意思照镜子,每次得画眉才出门。”

杨美的表嫂称,杨美去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找负责人理论最后却没有结果,今天上午8点多,她一气之下将买来的一盒安眠药当场吞下,随后被紧急送医治疗。

经派出所调解,医院赔款7480元

今天下午3时许,时刻新闻记者见到杨美时,她正在表嫂的陪同下,刚从湖南省脑科医院出院,走路摇晃,身体没有力气,神情有些恍惚,走了不到10米就要求坐到路边的石凳上休息。

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的院长以及两位负责人来到长沙侯家塘派出所的调解室里,在派出所民警的协调下,与杨美进行协商解决。

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负责人表示,此前杨美花费的3480元整形费的合同已经终止,第二次是免费补颜色的过程,不在之前的消费中。

不过最后双方都做出妥协,杨美未追究精神损失费,也没有走法律程序,长沙亚韩医学美容医院赔偿7460元。

美容失败去维权?律师表示缺乏鉴定标准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依据《合同法》相关规定,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

但在医疗美容领域,医疗机构是否构成违约,还需消费者举证。而外观样貌的美丑评定,本身就缺乏立法标准,如果仅是细微的调整,评定标准则因人而异。再加之市面相应医疗美容机构参差不齐,所以极易引发纠纷。

李健律师建议,消费者首先应当选择具备合法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进行手术,在手术过程中要以书面合同和照片等方式最大化明确双方的权利义务、合同目标等。如果发生纠纷,一定要依法理性维权,合理解决,相互减轻损害。

葡京赌场官网_葡京赌场网站_葡京赌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