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石溪:振兴漫画从改编文本做起

2017年07月18日 01:00 北京晨报

  

  儿童文学界的“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沈石溪被称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创作了《猎狐》《第七条猎狗》《再被狐狸骗一次》《狼王梦》《白象家族》《斑羚飞渡》《最后一头战象》《一只猎雕的遭遇》《和乌鸦做邻居》《野犬女皇》《鸟奴》《混血豺王》等众多动物题材的儿童文学作品。《狼王梦》是沈石溪的文学著作中首部改编成漫画并成功推向市场的作品。“一位作家的作品被多形式地表现出来推向市场,不同门类之间肯定是相互促进、彼此扩大影响的。”漫画这种艺术门类在国内的衰弱现状引发了这位儿童文学作家的思考,“漫画群众基础牢固,讲故事的先天本领是绘本和连环画不具备的,这个形式对孩子们的影响很大,但为什么比不过绘本?”沈石溪分析称,是因为大部分漫画作品没有好的脚本,缺乏文学参与。“儿童文学经过了黄金十年积累了大量经典作品,把已有的文学作品和漫画相结合,一定能找出一条振兴漫画之路。”

  改编·实践

  从担心到放心

  十多年前沈石溪的《混血豺王》曾经被一家出版社改成漫画,但那次实验只做完了第一步,“改了十本,共印刷了一万册,就没有后续了。当年我的作品也不畅销,改成漫画市场也一般。但20年后的今天,《狼王梦》上市两个月开始加印了,说明这次改编是成功的。”沈石溪直言在最初商谈漫画版《狼王梦》的时候自己有一些担心。“这么复杂的故事、心理活动、细节都要用图画来表达,有一定难度。文字表达是自由跳跃的,倒叙插叙都可以。用图画表达就有很多限制,大段的心理在漫画中怎么表达?这是一个考验。”执笔的漫画家杨政祥在改编过程中一直在做加减法,想方设法把那些心理活动转化成故事,比如表现两只狼的感情很深,文字是一语带过,而图画上就采用了它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这样的方式来表达。

  “做得比我想象的好,”一切担心在沈石溪拿到漫画后就都消失了,“我最初认为可能会保留故事的经络骨架,但有血有肉的描写可能会省略,但其实很多微妙的东西都表达出来了,基本上保留了原著的重要的故事情节。在比较复杂的情感和故事情节上动了很多脑筋,增加的一些情节来过渡。这是一次成功的改编。”从欣赏的角度上说,小说是通过文字的描述感受到野生动物的力量和美感,漫画版是通过漫画特殊语言、色彩和线条来感受野生动物的故事。沈石溪称后者更适合小学阶段的喜欢漫画的读者阅读。

  改编·现状

  漫画被轻视被冷落

  “小说和漫画是不一样的艺术门类,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沈石溪对漫画有两个层面的解读,“首先是漫不经心的‘漫’,喜欢漫画的人,不一定多么专业,但是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创作,第二层是漫天飞舞的‘漫’,和传统连环画或者绘本不同,漫画一页上的图的数量很多。”沈石溪称现阶段漫画是被轻视了的艺术形式,在儿童文学大领域里受冷落,“我儿子小时候,基本都是看漫画,后来漫画渐渐衰弱了,现在甚至还不如连环画,阅读推广人一般也都是讲绘本,很少人讲漫画。在很多少儿出版社漫画书都被边缘化了,漫画的市场份额越挤越小。这是不对的,为什么敌不过绘本?难道绘本就是高雅的?漫画就是通俗低级的艺术形式?”沈石溪认为漫画群众基础牢固,讲故事的先天本领是绘本和连环画不具备的,这个形式对孩子们的影响很大,但为什么比不过绘本?以及为什么在过去二三十年里,国内都没有一部能站得住脚的原创漫画作品?沈石溪分析称是因为没有好的脚本,缺乏文学参与。“漫画本来就是大众化的,谁都可以拿起笔来画。有的公司搭一个草台班子画几本,他们认为漫画主要靠画,编个故事就可以了。草台班子虽然也能画出漫画的形式感来,但他们编的故事浅白油滑,缺乏文学底蕴,时尚流行但没文化,所以走不远,缺乏文学参与的故事本身就是短命的。”

  改编·方法

  改编已有的成功文本

  “如果我是一个动漫公司的老板,我当然希望就是发行为动漫这种艺术门类独创的,又有很强的艺术性的作品。改编作品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无奈之举,让漫画能够成为在市场站住脚的艺术门类,第一步需要改编原著,等到美术创作力量强大,文学脚本的创作力量也很强大了,就没有必要改编作品了。只是想要有这种作品很难,尤其是在中国,漫画在一些地方已经被边缘化了,在读者心中都在走下坡路,要振兴漫画,改编已有的成功文本是比较现实的道路。”沈石溪称把有一定影响力卖得比较好的文学作品和漫画形式融合在一起,是一种大胆有益的尝试。“儿童文学经过了黄金十年积累了大量经典作品,也经过了时间检验,和漫画相结合,一定能找出一条振兴漫画之路。而一位作家的作品被多形式地表现出来推向市场,不同门类之间肯定是相互促进、彼此扩大影响的。原本小说版《狼王梦》有100个读者,并不会出现有了漫画版后,80个读者就被抢走了这种情况的。”沈石溪笃定地说,“一种文学样式要在市场上站住脚,需要一定规模,一两部作品形不成规模效应。希望中少社能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把数量做多。”但并非所有的文学作品都适合改编成漫画作品。“漫画和文学结合一定是有条件的,漫画最本意的东西,是幽默搞笑或者惊悚的,因为画面一般都是变形的,一变形幽默感就出来了。我写了很多动物题材的作品,故事幽默的、情节比较强的,主角命运起伏跌宕的,才适合改成漫画。”

  ■人物访谈

  谈作用

  漫画锻炼孩子们的思维

  漫画起源于十六世纪的欧洲,在文艺复兴时期一些画家在作大壁画时在小纸上速写,夸张的画作、滑稽的表现,从而开始了西洋的漫画。16世纪漫画自西方传入日本,并发展出独特的绘画风格,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传入中国。“在我国目前日本漫画占统治地位,但日本漫画7成以上都是成人漫画,很多公司要生存下去,作品内容往往都会涉及色情、凶杀等成人内容。所以漫画这个艺术门类一直是有争议的,但漫画也可以演绎很多纯文学的东西,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资本论》都有漫画版。这个形式要看怎么使用。”

  沈石溪称对于孩子而言,漫画可以锻炼他们的思维,“我这个年纪,看一页想半天才能领会理解,但十几岁的孩子却领会得很快,我孙女三年级,喜欢看漫画,很多内容她看一眼就笑了,看漫画让她对色彩对线条、对美术的理解和把握,分寸感很强,对于锻炼孩子的思维跳跃性、逻辑性,反应能力都有很大帮助。”

  谈未来

  期待影视改编之路

  对于同一个文本,图画的传播影响力是平面文字的五倍,而视频画面对孩子的影响力是平面文字的10万倍,也就是说视频化的东西更容易被记住。《狼王梦》完成了从小说改编成漫画的这一步后,外界对于它是否能够继续改编之路、以影视的方式呈现,从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大IP充满了期待。

  沈石溪透露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最近正在把他的小说改成一部水墨动画片,还有苏州的一家动漫公司将他的《疯羊血顶儿》做了一个小样片,拿到法国的戛纳电影节去评奖。“《狼王梦》故事本身很紧凑,适合孩子阅读,带有一定教育意义,有荒原丛林气息,有生命的力度,适合改成影视作品,我也希望能尽快搬上荧屏。但想打造成影视作品,需要有投资。有好几家做动漫电影的公司找过我,包括来谈《狼王梦》的有好几家,但要改成《狮子王》这样的动漫大电影,投资起码是1亿以上,对于我个人而言是天文数字,对于出版社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很多动漫公司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它不仅仅是艺术质量和制作质量的问题,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能不能收回成本、市场前景如何,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娱乐看点+ 更多
热门搜索微博热搜
热点微博
高清美图+ 更多
精彩视频